阿傻-R

bcy:R_阿傻

【瑞嘉】枷锁(引子)

还是一如既往的弹唱着红玫瑰。嘉德罗斯抱着吉他坐在漆黑的凳子上,凳子的边角因为灯光的照射而微微的泛起了变换的光。他忽然抬头,随意地唱着嘴里的曲调,时高时低,好像伴奏对他来说根本就是用来忽略的东西。
     雷德那家伙,将祖玛带到哪去玩了呢?他想起手机里一小时前雷德发来的那条信息,每一个字都像是被糖浸泡过,隔着屏幕都似乎能看到雷德上扬的嘴角。
那么高兴。让嘉德罗斯万分不解。

“嘉德罗斯,雷狮没来吧?”安迷修睡眼惺忪地打着哈欠从后面的休息室走出来,仔细地理了理他身上印满棕色小马的睡衣,那已经皱的不成样子。听到他的话,嘉德罗斯手上的动作一滞,伸手拨开眼前的麦克风然后朝他看去,摇了摇头嘲笑道:“睡衣的品味挺独特的。”安迷修皱了下眉朝他无奈地耸耸肩,示意他觉得嘉德罗斯的品味也很奇怪,之后才终于转身去洗漱。
嘉德罗斯刚刚摆正麦克风,弦慵懒的开始振动时,门口却闯进来一个人,面部轮廓十分熟悉。“噗嗤。”实在没忍住,嘉德罗斯暗叹世事难料,低头调试了下弦。
不过现在,雷狮来了。

五年前安迷修用尽所有的积蓄开了这家拐角小酒吧,这里提供酒水、饮料和一些较为简单的吃食。酒吧通常整洁干净,来这的人并不是像小说里描写的那样污秽。他们多是为情所伤,为事而恼,从而期盼找个地方大哭着借酒消愁。所以这个酒吧里每个角落似乎都有着自己的故事,五花八门,混合着威士忌一同升腾。安迷修把嘉德罗斯找来当了酒吧的驻唱,可谁料他却日复一日地唱着红玫瑰,让安迷修哭笑不得,只能默认。
本来安迷修开这家酒吧说不定是想多碰上几个妹子,谁知酒吧开业一个星期不到,雷狮这家伙便大摇大摆地走进酒吧并同安迷修遇见了。听他们说当时雷狮都要抡瓶子上了,嘉德罗斯此后只是连连可惜没能见到这一幕。那之后安迷修和雷狮便进入了相爱相杀的模式,两人一见面就吵,但所有人都说他们感情真好。

酒喝到七分,歌唱完三句。
格瑞小口的抿着面前那一玻璃杯的啤酒,他不喜欢那个味道,相比起来他还是对牛奶情有独钟,有种长不大的甜腻,像解药般能祛除他心头久存的不安。
“呼……”无意侧眸,心头却忽然落下了一个金灿灿的重物。

是……嘉德罗斯?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