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傻-R

bcy:R_阿傻

【瑞嘉】枷锁(1)

嘉德罗斯并不是没有注意到一旁走过来的人,但他只是随便地睥睨了他一眼后便继续弹唱起来。歌声带着些少年独有的粘腻,像格瑞轻轻晃动酒杯喝下一口之后,喉咙里淡淡的苦涩的滋味。
格瑞抬着眸毫不避讳地注视着嘉德罗斯,他的一举一动,他的每一根发丝,都在格瑞眼里熠熠生辉。
“你还准备看多久?”格瑞是因为一句话而猛然回过神来的,嘉德罗斯那张略显稚气的脸上有着明显的怒气,此时他的双眼正直勾勾的瞪着格瑞。格瑞一时间竟只能沉默,因为实在无话可说。
也是。这种情况下他该说什么?“你真好看,我忍不住多看了两眼”还是“我不小心就看呆了,真不好意思”——不管是哪个都会被当作痴汉没跑了吧!?
格瑞尴尬的张了张嘴,嘉德罗斯的表情变得越来越不耐烦,他还是一生气眉毛就皱作一团。“你为什么一直只唱一首歌。”格瑞最终想到了转移话题这一做法,金发少年不屑地冷哼了一声,慵懒地伸了个懒腰。“我乐意,你管不着。”他头也不抬地回答道,然后便转身把吉他塞回盒子里。格瑞放下杯子,转头看了看打烊时间,问道:“这酒吧不是全夜开放吗,你现在就不唱了?”
嘉德罗斯随意地把吉他背到背后,然后耸了耸肩:“那块破牌子上写的东西跟我没关系,我乐意走。”说着他就打开了电脑,把列表循坏点开,这样音响里的歌曲便就能不知疲倦地播一晚上。做完这一切,嘉德罗斯朝格瑞抛去一个轻蔑的笑。
时间突然好像暂停了一般。“咚——”墙上的挂钟准时敲了起来,格瑞这才想起起身追出去。当他推开厚重的玻璃门,傍晚的昏暗一瞬间让他下意识的退回去一步。直到他看清车来车往时转向灯和远光灯的各种转换,还有头顶忽然亮起的酒吧的牌子。他猛的松开门的把手,朝右边那条街飞奔而去,拼接好的石板上无比清脆地响着他的脚步声。
可就在五分钟前,那少年走了左边那条路。
格瑞其实并不知道右边到底会通向哪里,但他就是觉得嘉德罗斯会向右走。至于对错,谁知道呢?而当格瑞已经过了三个十字路口的时候,他终于扶着红绿灯的杆子开始“呼哧呼哧”地喘气。还好平时在学校每天早上一千二百米的练习他从未含糊过,否则就凭他这“风吹倒”的瘦弱身体,跑这么远恐怕晕个四五回都不够。“不是……走的这边吗?”他皱着眉头松开了对杆子的依赖,头上的指示灯霎时由红变绿,人群马上就要通过了。格瑞一边道歉一边逆着人流回到人行道上,谁知道手腕却在这时——被人拉住了。

——————————
“格瑞,我又是第一。”那人身着校服拿着奖状站在台上朝他投去狂妄的笑容,那目光越过人海,轻而易举地放在了他身上。像是说着非你不可。
“幼稚。”格瑞看着人那不可一世的模样,低下头偷偷地笑了。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