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傻-R

bcy:R_阿傻

【瑞嘉】枷锁(4)

格瑞闭着眼睛靠着墙壁,等待师傅把吉他修好。刚刚嘉德罗斯在巷子口看到了红豆烧就走不动路了,非要买一个来吃,他低下头嘟嘟囔囔着,红豆烧澄黄的面皮被夕阳照得泛橙,更加叫嘉德罗斯挪不开眼睛。格瑞见状一把拿过他肩上的吉他,还没等他炸毛,格瑞就平静地说:“我先去把你的吉他修了。”嘉德罗斯盯着他犹豫了半天,最后想起什么了似的点点头,别别扭扭地嘱咐了两句,随即便带着一脸的欣喜就钻到了队伍的最后头去了。鬼使神差的,格瑞竟伸手试图抓住嘉德罗斯,但很遗憾的是,他只是抓了一手那人奔跑时带起来的风,而且还一寸一寸的从手心中溢出去。
他不甘心一般用力地扯了扯肩上的吉他带子,沉默了好一会儿,抬脚朝修乐器的店子走去。
“喂喂喂!”格瑞似乎是被人叫醒的,他半睁着眼,迷瞪瞪地看着眼前金色的那一团。那一团金色不时地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同时还传来一股温暖的红豆味儿。格瑞揉揉眼睛,这才看清是嘉德罗斯一脸怨念地站在他面前,他正嚼着红豆饼,脸颊上那颗黑色的星星一跳一跳的,像是挣扎着要飞起来的燕子。那边的老师傅见格瑞醒了,连忙提着吉他蹒跚地走了过来:“修好了!没什么大问题。”格瑞这下子瞌睡全醒了,他“蹭”地站起来,双手接过了吉他:“谢谢您,爷爷。”老师傅慈祥地笑着,缓缓地摆了摆手,然后忽然问了起来:“瑞啊,好久没看着你带小嘉来了,你俩哪去了?”格瑞的瞳孔猛地放大,拎吉他的手稍稍有些脱力地低下去了些,光线投射在吉他盒子的拉链上,无声地发着光。嘉德罗斯疑惑地转头看着老师傅,忽然感觉手上的红豆饼微微地有些烫手,于是他连忙把它塞到格瑞手里。
“爷爷,我们先走了。下次……下次再来看您。”格瑞握紧了手上冒着热气的红豆饼,然后推着嘉德罗斯就朝外走。两人的脚步声一前一后,嘉德罗斯越想越不对劲,转头看向正发着愣的格瑞问道:“他认识我?我怎么不记得了。”格瑞嘴心虚地张了张,但最终什么都没说。少年清澈的眸子里满含的尽是不解,格瑞匆匆地撇开视线,脚下的步子忽然有些错乱。“什么啊!”嘉德罗斯不满地嚷嚷着,“你瞒着我什么!”格瑞还是没作声,像听不见声音似的,只顾了埋着脑袋向前冲。
“格瑞,你走路的时候像一座浮动的小岛,你会被人撞上,你会撞上人,所以大家只能选择躲开你,跟石头是无法讲道理的。”
巴士里的空间总是像不太够一样,每个急着要走的人看到拥挤的车厢都恨不得把自己进行三次折叠之后塞到里面去。巧的很,格瑞和嘉德罗斯还刚好赶上下班高峰期。挤车也是需要技术的,很显然,各项全能的嘉德罗斯并没有这一项特长,他根本抢不过那些疲惫不堪只想奔家的年轻人。
这是第五次被人一屁股挤下来了,嘉德罗斯悻悻地转身看着安然站在人行道上的格瑞。他耸了耸肩,一副“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表情,叫嘉德罗斯看得那叫一个不爽。“那你有什么办法!”嘉德罗斯朝着格瑞的那张臭脸吼道,格瑞波澜不惊地努了努嘴,嘉德罗斯这才看到一旁安安稳稳的放着几辆共享单车,金黄的车身像得到了上帝的青睐一般,不停地闪着光。
好吧,这个主意还不算太馊。他们一人推出一辆,格瑞低头把嘉德罗斯递给自己的饼放进兜里,结果等他抬头再看时,那家伙已经沿着江边骑出去了两三米,他叹了口气,故作老成地感叹了句:“年轻真好。”然后一蹬踏板,车便飞快地朝前驶去。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