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傻-R

bcy:R_阿傻

【瑞嘉】枷锁(5)

少见的蓝天白云使嘉德罗斯愈发感到兴奋,他很喜欢骑着单车沿江而去。这儿有修建专门的自行车道,那仿佛就是年轻人放肆的地方,他们年轻力壮,他们无所谓方向。

所以敢作敢为,敢爱敢恨。

格瑞就默默地跟着嘉德罗斯,虽然那个家伙故意拉开一段距离,但格瑞知道,吉他他还背着,嘉德罗斯格外地宝贝它,自然不会弃之不顾。他开始怀念起这样的生活,那么的无忧无虑,那么的自在快乐。但既然他最终选择去了R城,接受了秋姐姐提出的“教育资助”,他也就没有机会放松。

自从上了高中以来,他就觉得自己除了学习别的什么都不会了。他毫无怨言的接受一切作业的狂轰滥炸——一天的十张卷子,一周的五篇作文,一个月的两本练习册。他都按时按量的完成,从不怠慢。格瑞心里明白,秋并没有给他压力,但他就是觉得:如果成绩不够优异,那么要怎么面对秋姐的栽培?他不知道。他只能选择每次将成绩单送到秋手上时,第一个名字必须是“格瑞”。

这是他的野心?不,这是他应得的,他应该做的。

上高中多久了?离开这儿几年了?他不知道,他只知道每当挑灯夜战准备熄灯的时候,目光触及相册里那个金色的人儿时,就会心痛得说不出来话。太久了,太久太久了——久到格瑞每每念起这个名字,都掩不住尾音的颤抖,止不住心尖涌出的血液。

好痛,好痛…真的…太痛了。

他像是一个带刺的囚牢,格瑞被锁在其中。可笑的是格瑞竟还眼巴巴地奢求铁皮笼子给他一丝温度——看,还不是自讨苦吃,鲜血直流了么?

“哐——”

刺耳的刹车声和金属相撞的声音。

格瑞似乎这才从悲伤的河流中艰难地游出来——嘉德罗斯!!!?

抛下自行车,格瑞趔趄了两步,不顾惯性地朝前面直跑,几次头都快栽到地上了,但他像一个上了发条的玩偶,一股脑的朝前冲去。

“怎么骑车的,你没长眼睛啊?没看着我这车啊?撞坏了你丫赔的起么!”与嘉德罗斯相撞的那辆车上下来一个女人,穿得华丽丽的嘴里却尽吐不中听的话。嘉德罗斯捂着膝盖,满头冷汗,嘴上却不依不饶:“我呸你个老女人!你家车速度这么快而且转向一点指示都没有,唰一下就窜出来了,变魔术啊?你能不能讲点道理!”那女人似乎被惹恼了,上前想要去责怪嘉德罗斯。要不是嘉德罗斯的腿被自行车压着了,他估计早就忍不住要抡拳头了。

那个女人被格瑞一把推开了,他首先蹲下去帮嘉德罗斯移开车,确定他没事后这才转头看向一脸怒气的女人。“女士,是您的车刚刚突然闯出来撞了我的朋友。”他字字吐的清晰,女人神色自若,反驳道:“哟,年轻了不起啊,骑着车到处乱撞,不仅不要命了,现在还不要脸了是不是?”格瑞被这女人的蛮横不讲理给弄得很烦闷,他现在一心想看看嘉德罗斯有没有什么大问题,实在没心思与这女人纠缠。

“我说。”格瑞瞪着眼睛,稍稍偏了偏头,眉毛一挑嘴里流露出威胁的话语:“要不是看我朋友没什么大事,你现在就也趴在地、上、了。”说罢,紫色的眸子里居然透出一股冷酷,一股杀气,怎么看都实在不像是十七八岁的少年该流露出的神情。女人似也是被吓到了,骂骂咧咧地走上车,“砰”地关上车门。

嘉德罗斯被这样的格瑞吓懵圈了。

这还是那个冰块脸吗?他正疑惑着,格瑞却突然沉默着蹲下来,紧紧地抱住他。

我还以为又要再一次失去你。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