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傻-R

bcy:R_阿傻

【瑞嘉】枷锁(6)

好别扭啊,他连对方的名字都还不知道吧。嘉德罗斯试图伸手推开格瑞,但格瑞却抱的异常的紧,生怕他下一秒就消失了一般。

嘉德罗斯不自觉地发愣,没想到这个大冰块居然还蛮温暖的,虽然身上有一股不太好闻的洗衣粉的味道,但也被阳光烤的暖洋洋的。

怎么有种怪异的熟悉感。

“喂…你叫什么?”

“…格…瑞。”

嘉德罗斯努力回想着,脑海中却对这个名字始终无从记起。大概,是错觉吧。他朝自己这样解释这一偶然,嘴唇却不由得抿紧了。

格瑞起身去查看他俩的自行车,所幸,都无大碍。他锁好一辆,推了一辆,跨上车去之后朝嘉德罗斯说:“走吧。”嘉德罗斯气不打一处来,朝他喊到:“我福大命大腿又没折——只是肿了一块,还用你载我?”语气中居然有点羞愤。格瑞早就习惯了这家伙的嘴硬,只是稍稍偏了偏头,冷冷道:“噢?是么?准备再撞另一辆车?”

嘉德罗斯不语。

“格…格瑞。我是迫不得已才搭你的自行车的,可不是自愿。”嘉德罗斯都坐在后座上了还在叽叽歪歪地别扭,格瑞自动无视了他的话,全当是风在耳边呓语。河边的风吹得很舒服,十七八岁的少男少女最喜欢到这儿来诉说心愿,那些“一辈子在一起”“永远不分离”都被全数留在了河水里,然后在岁月的眼泪里蒸发,留下痕迹。至于那些牵着小手的情侣到底有没有走到白头,谁知道呢?

最幸福的果然还是河水吧,他永远只看到情侣们十指相扣,却不知道下一秒两人都各自奔走。

只希望北风别把寒冷的消息带给河水,他会结冰的。

格瑞拐过了好几个红绿灯,入了那条挺狭窄的小巷子。他感受到身后的人的脑袋顶着他的脊梁,戳得他有点生疼。是睡着了么?他突然想要叫下他:“嘉…”话一出口很快就噎住了,嘉德罗斯似乎还没告诉他他的姓名呢。格瑞犯了难,只好在酒吧门口缓缓地停下车。身后的人终于被震醒了点儿,哼哼着睁开眼睛——“格瑞…?”

四目相对。

如果说清醒的嘉德罗斯像一只性格暴戾的猫,那么刚睡醒的嘉德罗斯就要软的多。格瑞慌乱间应了一声,然后匆匆接上一句:“…我们到了。”嘉德罗斯揉揉眼睛,当看到酒吧明晃晃的牌子时瞌睡就全醒了,他慵懒地打了个哈欠,然后才从车上慢吞吞地下来。格瑞很自然地把吉他取下来递给他,嘉德罗斯也毫不客气地接了过来。

“对了,这个给你。”格瑞刚准备推车走人,嘉德罗斯却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深红色的纸盒,格瑞疑惑着接过来——上面赫然写着“红花油”。嘉德罗斯咳嗽了两声,说道:“你后脑勺不是撞到了么,喏。啊对了对了,这我只是碰巧带在身上而已。”格瑞握紧那红花油,郑重其事地点了两下头,把它往兜里一揣,便骑上了车。

刚蹬了一脚,他就听到从背后传来的嘉德罗斯的大喊——

“我叫嘉德罗斯!!你给我记住——”

路有些凹凸不平,自行车发出“咔咔”的响声。格瑞苦涩地笑笑,握紧了把手。

我知道。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