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傻-R

bcy:R_阿傻

【瑞嘉】枷锁(7)

仔细地擦干了头发,格瑞试探着揉了揉后脑勺的肿起,疼痛间,眼前仿佛又浮现了那家伙嫌弃的嘴脸。

这么久过去了,还是个长不大的小孩子。顺手捞起桌上那瓶红花油,格瑞沉默着坐在床沿,像端详一件艺术品一般仔细地看着这瓶药。

那瓶药看上去崭新的,像是刚买的一样。他拧开盖子将红色的药水倒在手上。红花油的味道挺好闻的,有种温热的感觉,抹在皮肤上揉一揉就会有种灼辣的炽热感,像南方结的那火红的辣椒,吃下去便辣的舌头发麻,眼泪横流。

可能是温度刚刚好,格瑞捧着书本坐在被窝里,还没到平时睡觉的点就有些困了。他合上书,依旧静静地靠着床头。

“铃铃铃——”手机来电打破了夜晚美丽的寂静,格瑞一只手揉了揉眼睛,一只手拿起电话。

“格瑞。”好熟悉的声音。格瑞的瞌睡顿时就惊醒了一半,他愣了一会儿,回道:“是我。”

“明天上午九点半,还是那个咖啡店。”说罢没等格瑞回应,那头便匆匆挂了电话,只留下一串无助的忙音。格瑞猛地握紧了手机,屏幕渐渐地暗下去,一簇金色蓦然消失在那里。

“嘉德罗斯…”他不自觉地嘀咕了一句,接着,灯很快就灭了下去。

第二天阳光没有照常莅临,雨湿哒哒的铺在柏油马路上,天空中还飘着连绵不断的细雨,仿佛是一层轻飘飘的烟雾,把一切都蒙上一层薄纱,灯光都变得有些模糊。但格瑞还是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高挑的有稍微有些瘦削的人,他站在街的那一头挥着节骨分明的手,朝格瑞笑着。

雷德。

格瑞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雷德也便随遇而安地就座。格瑞抬眼打量着雷德,他还是那样活泼开朗,爽朗随和。“请来一个草莓蛋糕。”服务员刚来雷德就迫不及待地点了,可说完之后又想起什么似的连连摆手:“不不不,还是换成一杯美式咖啡吧。”说罢他扭头看向格瑞,格瑞安稳地朝他摇了摇手上的玻璃杯,白开水在里面晃悠着,晃碎了头顶安静的撒下来的灯光。雷德会意的朝服务员摆摆手道了谢,服务员便匆匆地离去。

“跟祖玛成了吧?”格瑞忽然慢悠悠地开口,雷德“嘿嘿”地傻笑着,一只手不好意思地挠着那头显眼的红发,活脱脱一个情窦初开的傻大个。“还没呢。”他也慢慢悠悠地回答,格瑞把杯子放下,意思意思地勾了勾唇角。

雷德默然地抿了抿嘴,双手交握在一起,黑色的指甲油在他白皙的手指上格外显眼。气氛突然有些紧张起来,格瑞安静地看着那人,他垂着头,好像在思考什么事情。

“格瑞,我从没想过要拆散谁过。”他说的万分真诚,语气中盛满无奈。咖啡这时上来了,香味一时间在空气中洋溢开来,醇厚的苦。格瑞握紧了玻璃杯,杯里的水没有温度,像格瑞的语气一般:“当年那件事,真的跟我无关。”雷德的嘴角不自觉地抽动了下。

当然了,当然了。谁希望跟你有关系呢?只不过为什么那个醉鬼晃悠悠地下车来,嘴里一直辩解着——“是那家伙指使我的,不是我的错。”

那弯曲的食指直勾勾的指向格瑞银白色的头发。

一直到嘉德罗斯被扛上了救护车,那个被戴上手铐的人还回过头朝格瑞醉醺醺地骂着——“就是你叫我做的!你他妈的…居然让我承担这一切!!”

汽车发动机仿佛在格瑞的脑海中轰鸣着,他手足无措。

结果,那些恶毒的话语彻底打碎了格瑞的十五岁生活。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