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傻-R

bcy:R_阿傻

【瑞嘉】枷锁(8)

雷德突然猛地喝了一大口咖啡,爽快得颇有种梁山好汉的感觉,说出的话也染上一股辛辣:“我之前看到你,还以为认错了——没想到真是。”

格瑞忽然想起来红绿灯的交汇,人群的匆忙和那个忽然抓住自己的人,似乎没有眼神的交流也没有相互地对话。但他此刻突然明白了当时那种诡异的不详,伴随着右眼皮不安地跳动。

右眼跳灾。

格瑞在心里感叹,有时候也不得不迷信一把,说不定就是真的呢。雷德静静地看格瑞半天不出一声,虽然他知道格瑞本来就是面瘫脸并且冷漠,但他还是下意识地放缓了语气,以便谈话可以尽量“愉快”。

唉,老大为什么当初偏偏选了格瑞这么个大冰山,还是一撞就沉的那种。雷德顿时觉得嘉德罗斯就像一艘奋不顾身地朝冰山上撞的轮船,而他和祖玛只能一齐站在甲板上,望着波涛汹涌的大海,大义凛然地说:“You jump I jump”。

当然,后面的都是他的臆想,关于祖玛到底会不会跟他一起“jump”,这还有待考证。

只是——轮船和冰山的爱情,注定粉身碎骨。结局不过是轮船碎得七零八落地沉入黑漆漆的深海,而冰山也因为重击而感到无比疼痛罢了。

一篇浪漫的故事,一段壮美的爱情。

一个悲惨的…结局。

雷德还是决定自己先开口,他觉得如果执意要等格瑞说出哪怕一个标点符号,他通红的头发就会立马变成白雪。“你见过老大了?”听到这个问题,格瑞明显地愣了一下,然后轻轻地点了两下头:“…碰见的。”然后,他就开始跟雷德粗略地解释。

格瑞回到这座城市的时候,是有想过要去找嘉德罗斯的。他知道,只要到之前的学校,随便拉住一个谁,报上嘉德罗斯的名号,一定立马就有人对这个嚣张的少年有印象。因为他实在太耀眼太张狂,难以让人忽略。可格瑞在心里把这个想法过了几遍之后,这个想法便跟血液一起过滤了出去,随后,变成了空虚的一片——是那种煎熬的,似乎在沸腾的空白,氧气都带着种惆怅的黏腻。

格瑞心里明白,嘴上却并不想承认。那一块被挖空似的空位,曾经是坐落着一个金色的小胖仔的。

而如今空荡荡的一片里,留下的,是难逃也难熬的思念。

直到他推开那扇稍有些沉重的玻璃门,点上了一杯念不出名字的鸡尾酒,再然后,是伴随着青涩的歌声,像拉开幕布一样缓缓出现在眼前的少年。灯光尽数洒在他身上,金发灿烂着,他笼罩着光芒一般,仿佛刚从天而降,还没来得及褪去太阳给予的温暖。

说来也奇怪,格瑞当时并没有激动得掉泪或者失手摔了做工精美的玻璃杯,而是缓缓张开左手,紧盯手心。他忽然很想找一个算命的老先生,请他像剪定时炸弹的电线一样,仔细地在他手心里复杂的线路中找出那根跟嘉德罗斯有关的,看看那条线是不是搭在他的生命线上了,是不是所谓斩不断理还乱的孽缘。

不然怎么解释这场“阴魂不散”。

格瑞忽然想起了这句话:“生活就是一张迷离的网”。他看着手心里的错综复杂,深吸了一口气。连手里的一切都一团乱麻,何况生活了?突然晕晕乎乎的,大概是心里的东西太多了吧,又或许是远处的那个人的出现太过难以置信。

后来格瑞发现他想太多了,这只是酒精的作用罢了。只见手里紧握的玻璃杯中漾着波浪,一圈一圈。

循环往复。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