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傻-R

bcy:R_阿傻

【瑞嘉】枷锁(9)

出咖啡馆门的时候天都擦黑了,雷德顿时浑身一个激灵,因为他忽然想起晚上约了祖玛吃饭。这下可糟了,他一看表,时间咬得很紧,似乎少一秒他都有可能迟到。格瑞就静静地看着雷德盯手表,表情丰富到似乎恨不得“巴啦啦能量”把时间暂停。

“行,那我走了!”雷德着急地朝远处跑了两步,忽然又回过头来:“…可以的话,你就少去找老大。”

格瑞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雷德就那样匆匆地融进了让人眼花缭乱的繁华之中。格瑞半天还站在原地,不自觉地张了张嘴:“…我可能…做不到。”语气无比真诚,又带着种决绝。

还在酒吧的嘉德罗斯根本不知道自己成了格瑞和雷德的话题。

他此时正在一旁看着喝醉的一摊烂泥——雷狮。只见他半截身子在吧台上蠕动,再蠕动,再蠕动。

动,使劲动,椅子一翻你丫就醒了。

嘉德罗斯在一旁冷冷的嘲笑他,然后就灵活地从他口袋里把手机掏出来。对,嘉德罗斯手机没电了。他在通讯录里翻了半天,一个很熟悉的名字忽然乍现眼前,他先是一愣,然后用一种理所应当的态度拨通了电话。

不一会儿,格瑞就风风火火地赶到了。

他本来接到雷狮的电话就够诧异了,结果里面居然还传来嘉德罗斯的声音,这就更让格瑞不解了。但格瑞最想不通的是,他当时接到电话时,嘉德罗斯才说一句话,他就脚底生风一般直朝车站奔去,在人群中奋力地穿梭。太奇怪了,明明知道他一时半会儿还走不了,明明知道雷德刚还叫自己最好不要再找他,明明知道他只是无意间刚好拨通自己的电话,可格瑞就是突然抑制不住地想要见到他。

慢一秒都不行。

绝对不行。

雷狮好像是睡着了,一动不动地瘫死在吧台上,怎么推都推不醒似的。格瑞只好抬头看着嘉德罗斯,嘉德罗斯也皱着眉望向格瑞,两人面面相觑,最终一齐叹了口气。“我记得雷狮好像跟安迷修交情挺好,”格瑞忽然想起之前他俩一起看电影,“你打电话给安迷修试试。”谁知嘉德罗斯不屑地偏头“嘁”了一声,把格瑞藐视得满头雾水。“我能打早打了,手机没电了好么?”嘉德罗斯说得头头是道,还挑衅般戳了戳自己的额头。“…那你记得他手机号码吗?”格瑞一边问,一边翻着雷狮的手机通讯录,翻来翻去就是没看到“安迷修”三个大字。

“我靠。我没事记他手机号干嘛?我暗恋他啊??”嘉德罗斯这下有点怒了,张牙舞爪地否认,格瑞被他过激的态度吓到了,一抬头一愣神,手上的手机居然就被雷狮给抢了去。他俩目瞪口呆地看着雷狮“哒哒”两下轻车熟路地在拨号盘上按了手机号,然后冲着电话大声嚷嚷起来:“安迷修——老子在你的酒吧喝喝喝喝醉了!你要是十分钟内不来接我,你明天…就别想出门了。”

嘉德罗斯一脸恍然大悟的表情,成功得到了格瑞安安静静的冷眼。

“对了。嘉德罗斯和格瑞一直在这儿不停地叨叨叨,吵的我都睡不着了…”

我靠????

嘉德罗斯一手抄起桌上的玻璃杯子,一副誓死灭了雷狮的架势,被格瑞努力地拦下。喝醉的人真的是无所畏惧的,因为雷狮尽管看着嘉德罗斯似乎要朝他扑过来,还不知死活地咧了咧嘴,露出一脸傻兮兮的笑容,说道:“你咬我啊。”

格瑞一瞬间觉得自己都快被这发狂的狮子狗给咬了。

他冒着生命危险把嘉德罗斯拉出酒吧,嘉德罗斯却还一副“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的表情向着酒吧里面。格瑞只好一把按住他的肩膀,轻轻抚了抚他的脑袋。谁知嘉德罗斯真的渐渐安静下来,金色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格瑞。

等等,难道他真的是狗吗?!

他使劲一把推开格瑞,偏头掩饰脸上淡淡的粉红色,下意识地拉了拉吉他的背带,转身就准备离开。

“等等。”格瑞拉住他的衣袖,小心翼翼地说:“我送你回去吧。”

还想在多在你身边待一会儿。

一会会儿就好。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