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傻-R

bcy:R_阿傻

【瑞嘉】枷鎖(11)

嘉德罗斯忽然想起雷狮喝醉之前晃着杯子,抿着唇笑他抱着可乐不松手的模样。而嘉德罗斯只是不服输地扬扬脑袋,嘲讽他“教唆未成年人喝酒”。但当雷狮喝下第一杯啤酒时,他忽然把杯子拍在桌上,叮哐一声——而后他转过脑袋问嘉德罗斯:“你跟格瑞以前,是不是认识?”

是不是认识?嘉德罗斯被问住了,他感觉到可乐的气泡在杯里争着破裂,噼里啪啦,让嘉德罗斯的脑子里更加混乱。雷狮看到他那怔住的模样,不由得咧开了个笑,意义不明,但让嘉德罗斯心底涌出一股异样。他突然想起膝盖疼痛之时那个人的拥抱,那种感觉,温暖的气息撩拨着耳根。很熟悉,可是并不能说出是哪里熟悉。

嘉德罗斯只是劝说自己:大千世界,像格瑞一样的面瘫脸数不胜数,你确定自己没有记错?

可嘉德罗斯记得指尖触及格瑞的白色衬衫时,那洗衣粉的味道——是超市里那种常见的洗衣粉,低廉却颇有种踏踏实实的平凡感。嘉德罗斯深知站的越高越摇摇欲坠,越容易被众人所迫害。虽说嘉德罗斯从没担心过哪一天会摔下来,会粉身碎骨——他从不在乎,因为他孑然一身。无牵无挂,自然不在乎任何。

“格瑞。”他停下脚步,皱着眉头看向那个少年。顿时,气氛有点过于严肃,像极了电视剧里女主问男主“你为什么跟我在一起”的场面。他们相爱,他们惶恐,会惶恐的幸福才是真的幸福,因为害怕时间太快,才眨眼间就结束。只留下满地枯黄,互相问着“你爱不爱我”。

格瑞似乎看透了嘉德罗斯的心,勉强地抿了抿唇,用较为欢快的语气说:“认识你很开心。嘉德罗斯。”嘉德罗斯却只是低了低头,一副避而不答的模样。他心里的疑虑像怪兽,疯狂地啃噬着他的理智。于是他选择无视格瑞的话,闷闷地说:“我们以前是不是认识?”冷冰冰的风从两人中间呼啸而过,带走了嘉德罗斯说话的尾音。

“…不是。”在冷风之后的,是格瑞比风更加冰冷的回复,似乎之前他淡淡的笑容是一种错觉,是将海市蜃楼当真了一般的笑话。

“我们不久前刚认识。”格瑞不容否认地接上一句,语气缓和了许多。嘉德罗斯适时地伸了个懒腰,把目光投向了远方一个拿着风车的小孩,五彩斑斓的风车吱呀呀地转着。多么普通而快乐的童年,只需一声呼唤则可招来一群玩伴。

只是…越长大越孤单。似乎以后的我们不再那么坦诚,每个人都在坦然相待前筑起一道道高墙——现实是砖,自尊是瓦,不信任则是糊作一团的灰色水泥。

我们可以隔着墙唱山歌,但是我们不能手拉手。因为我们没有安全感,既不敢走出去,也不敢让谁走进来。

于是干脆僵持不下,井水不犯河水。

格瑞看着嘉德罗斯一步步朝楼梯口走去,他随意地把手插在上衣口袋里,繁华落尽的秋天使他忽然有一种怅惘的感觉——迷茫,且纠结。

就在这个时候,嘉德罗斯停住脚步,没有回头,一字一顿地说:“我不信。”

他什么都不知道,但却又什么都很清楚。

这种荒谬的“明白”,不过是因为心底一种甜辣的情愫。它们一下子,燃烧了嘉德罗斯所有的感官。

他不相信。就是不相信。

评论(1)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