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傻-R

bcy:R_阿傻

【瑞嘉】枷锁(14)

女生的高挑即算站在人群当中也是非常显眼的,她只安静地看着远处,似乎是在等人。

“祖玛!祖玛祖玛祖玛祖玛——!”热切的呼唤由远及近,男生举着一大袋东西招摇地张开双臂朝着她奔来,成功吸引了一大堆人的注意力,而女生只是轻轻皱了下眉头,然后从人流中缓慢地脱出身来。

“嘉德罗斯大人呢?”祖玛开口道,雷德闻声抿唇挠挠头,回答道:“他说他临时有事儿,让咱俩先吃晚饭。”说罢还抖搂了一下手里的那堆乱七八糟的汉堡薯条可乐鸡翅,朝女生无奈地笑着。祖玛瞥了那堆东西一眼,然后低头沉吟了半晌。雷德知道祖玛是不大喜欢这些垃圾食品的,于是他连忙道:“啊祖玛,我会下面条——咱俩要不...”

“雷德。”就在少年有点慌乱的说话时,祖玛突然抬起头,语气有点隐忍的生气意味:“格瑞回来了,是吗?”一个激灵,雷德的激情瞬间被打消了不少,双手又规规矩矩地提好了那堆食物,苦笑着说:“...你还是知道了啊祖玛...我已经找过他了,其实你我都不相信当年是他想害老大的,不是吗?”

不是,我俩都半信半疑。祖玛沉默地望着他,看着头顶亮起的路灯散发的橙黄的光,渐渐将少年的五官刻画得逐渐立体起来,光也稀稀疏疏地洒在了少年宽阔的肩膀上,只一瞬间,她忽然觉得自己没有必要像以前那样心慌了。是啊,雷德已经成长起来了,嘉德罗斯也是,从小到大,在三人行中一直扮演着“懂事大姐”的她,现在再站在雷德身边时,身板竟也显得逐渐单薄起来。说到底她再怎么要强,终究还是个女生不是么?

这是人生中第一次,蒙特祖玛觉得可以依靠他们——“雷德。”她轻轻地说,脸上的紧张明显松懈了很多:“我们都长大了。”

我们都长大了,不止是我俩,老大也是。雷德脸上的笑容苦涩地消失了,祖玛拍了拍他的肩膀,试图给他一点儿安慰。

想想他们仨,很小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了。每到炎热的夏天,下了补习班后嘉德罗斯就举着一根刚买的冰淇淋走在最前面,祖玛背着个小书包跟在后头,而雷德则叽叽喳喳地围着他俩一句“老大老大”一句“祖玛祖玛”。那个时候他们每次搞事情时,嘉德罗斯总是嗷嗷叫着绝不服输的那个,雷德则是附和着的最好帮手,祖玛负责搞事的全部规划,也负责——收拾烂摊子。毕竟女生懂事的早,三人行中虽说嘉德罗斯是公认的老大,实际上却是最小的那个,祖玛就默默承担起了三个人中的“理智”二字。何况女生长得快,很快祖玛就比他俩高了许多,三个人走在一起时,她就像姐姐带着自家弟弟到处游逛似的。三个人中似乎也达成了一定的默契,祖玛就在无言中成了他俩的管事大姐。

而现在他们都长大了。

都说时间如白驹过隙,仿佛你打个哈欠的时间,它都能“蹭蹭蹭”地窜出去十几二十年,死活不回头。

他们仨肩并肩度过了那么久的年少轻狂,即便风吹雨打,也互相扶持着走了过来。漫漫长路上,忽然心血来潮地回首往昔岁月时,却遗憾地发现——童年就这样无情地一去不回头了。

雷德似乎没料到祖玛会安慰自己,她的手堪堪触及自己肩膀时,他都差点儿炸成一朵烟花——当然,他炸之前得先问祖玛喜欢什么样的,他都能尽职尽责地炸给她看。也许是气氛使然,雷德脑子一热,就抓住了祖玛的手:“嗯,老大幸运值max,一定——会超!好!运!”祖玛看到他满血复活的样子,默默地勾了勾唇角,慢慢地说道:“...还不走。”

“哦哦!好!祖玛,你想吃什么——我觉得馄饨不错,饺子也可以,反正...反正吧,你想吃什么我就可以做什么给你吃!”雷德又恢复了他活泼的本性,开始叽里呱啦地啰嗦起来。不过今天的话多也许还有另外一个原因——他鲁莽间牵起祖玛的手后,夜色掩盖的怦怦心跳间,女生却一直没有想要挣开的迹象。他俩就那样并肩走着,紧紧握着对方的手。

嘉德罗斯跑的过于匆忙,几次差点儿撞翻路边的垃圾桶。尽管他喘着粗气,速度却丝毫不见减——今天是二十二号,今天是二十二号。他在心里默默念叨着。安迷修今天应该不在酒吧里,不在最好,千万不能在。

嘉德罗斯想起那天半夜,淅淅沥沥的小雨润湿着这座城市,空气里都是惆怅的水汽,他当时实在是唱得疲倦极了,抱着吉他就昏昏欲睡。然后,只听一声巨响,恍恍惚惚间,嘉德罗斯看到玻璃门外的地上似乎落下了一个灰色的东西,大脑瞬间从混沌转为清晰,他忽然发觉——是酒吧的牌子被人给砸到了地上。于是他气呼呼地冲了出去,抡起手上的吉他就狠命朝那个为首的人砸了一下——吉他几乎应声而碎,七零八落。嘉德罗斯本就没打算手下留情,中招的那家伙“扑通”一声就倒在了牌子上,一旁的人全都慌得只会骂人了,但当他们小心翼翼地看向嘉德罗斯金色的眼眸时,就全都被噎得一句话都不敢吭了。他们就颤巍巍地把那个倒霉鬼扶起来,这时,有一个人鼓足了全部勇气大叫了一声:“等着!下个月二十二号有你们好看的!”然后,成功地被嘉德罗斯用牌子捅了一把。

二十二号——二十二号——

“你们谁敢他妈的砸一下这个店试试?!”

少年使劲一把推开玻璃门,高昂的头似乎是在俯视着那一群闹事者,他一刹那间看到那群人迷惑的表情,顿时不屑地“哼”了一声,然后把刘海朝上一捋,露出了一个尖酸的笑。

你们是什么渣渣?在这儿来耀武扬威?

嘉德罗斯朝他们走去。

格瑞一路上都心不在焉的,他的脑海里还是那个人的表情——满满的瞧不起,可并没让自己觉得不好过。为什么?为什么啊?他实在是非常非常想不通。一直走在前面的银爵早就发现了格瑞的不对劲,终于转身朝他看去,格瑞一愣,似乎没想到他会停下步伐。银爵看着格瑞的脸,慢慢地说道:“你是不是喜欢嘉德罗斯?”

你是不是喜欢嘉德罗斯?

你是不是...喜欢...?

喜欢他?

“是。很喜欢。”

评论(1)

热度(22)